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从民间契约看《汉穆腊比法典》的性质

2015-4-18 15:36| 发布者: sjgds| 查看: 1089| 评论: 0|原作者: 李海峰|来自: 史学月刊

摘要: 本文发表在《史学月刊》2014年第3期,人大报刊复印资料K5《世界史》第6期全文转载。 从民间契约看《汉穆腊比法典》的性质* 李海峰 (西南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 重庆,400715) 古巴比伦;《汉穆腊比法典》;民间契 ...

    本文发表在《史学月刊》2014年第3期,人大报刊复印资料K5《世界史》第6期全文转载。

 

从民间契约看《汉穆腊比法典》的性质[]*

李海峰

(西南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 重庆,400715

 

[关键词] 古巴比伦;《汉穆腊比法典》;民间契约       

[  ]《汉穆腊比法典》通常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内容完备的法典,是古代两河流域文明法典的集大成者。但《汉穆腊比法典》是现代意义上的法典吗?是人们进行各种社会活动时必须遵循的行为规范吗?大量具有法律效力的民间契约却与法典的规定相悖,在世俗女儿的继承权、收养活动中对违约双方的惩罚、土地租赁中的租金比率、动产交易中的借贷利率等方面,法典的相关规定并没有得到贯彻执行,种种迹象表明《汉穆腊比法典》并非现代意义上的法典,更可能是早期历史上的一些案例汇编。

 

 

《汉穆腊比法典》(以下简称《法典》)石碑发掘出土、法典条文公布之后,立即成为西方亚述学者的研究热点。他们从史学、法学、社会学及经济学等多个角度对该《法典》进行了剖析,发表了大量的学术成果[]。一般认为该《法典》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内容完备的法典,是古代两河流域文明法典的集大成者。但《法典》是一部现代意义上的法典吗?是古巴比伦人进行各项社会活动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吗?随着对《法典》研究的不断深入,一些国外学者对《法典》的性质提出了质疑,他们纷纷著书立说,发表自己的观点。库尔特认为《法典》是一些选择性的案例汇编,给法庭或司法管理提供借鉴。《法典》中对各种谷物的价格规定属于理性化的价格,与实际生活中的价格并无多少联系,现存的法庭文件中几乎看不到援引《法典》条文的案例。他认为《法典》只不过是国王自我炫耀的具有理性化色彩的政治思想,是国王在统治结束后向神祈祷时作为正义之王治理国家的功绩[]。扎沃和米利斯认为,《法典》涉及的领域不够宽广,很多领域没有涉及,比如纵火罪,对男人的诽谤罪、通敌卖国罪、男祭司的财产继承、女孩的收养、男奴隶与女自由人的婚姻、奴隶买卖时的担保人问题、司法审判程序等等[]。斯尼尔认为,《法典》并非是一部具有实际意义的法典,其存在着众多的缺陷,首先《法典》的涉及面过窄,很多重要领域没有涉及,比如谋杀罪。其次,《法典》中的一些条款在现实生活中并不会出现,具有假设性质,如《法典》关于怀孕妇女被有意或无意殴打而导致流产的案件以及耕牛用角刺伤人的案件,在现存的古代近东文件中从没有涉及这些事件。更重要的是,古代巴比伦人也不认可《法典》的有效性,在上千个汉穆腊比时代的法庭审判案件中从没有引用《法典》的有关条款。斯尼尔认为《法典》的目的并不是用来治理国家,而是国王的政治宣传,增强国王统治的合法性和权威性[]。最近几十年众多学者认为《法典》是一部法学著作,是书吏学校在校学生在法律方面的作品,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执行。《法典》与学生其它主题的作品并无二致,如关于神灵、树木、职业、数学、星象、占卜等作品[]。纵观国外学者对《法典》的讨论,他们对《法典》性质的认识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法典》是由国王制定的具有权威的法律,在现实生活中具有重要作用,这是较传统的观点[];二、《法典》是前期的案例汇编,《法典》的政治性大于它的法律性;三、《法典》是书吏在法学方面的学术创作。国内学者则通常认为《法典》是一部现代意义上的法典,是古巴比伦进行各种社会活动必须遵守的法律规范。在一些通史教材中[] ,他们对《法典》进行了简单介绍,国内并未出现探讨《法典》性质的专题论文。虽然国外学者在《法典》性质问题上取得了较多的成果,但他们多从《法典》本身,如法典条文的自相矛盾[],条文涉及的范围过窄、及某些条款规定太细难以实行[]等方面来探讨《法典》的性质问题,其说服力不强。笔者在长期研究古巴比伦时期民间契约的过程中[11]发现大量契约与《法典》的规定相悖,人们在从事各种社会活动中并不按照《法典》的规定行事,笔者不揣浅陋,拟从民间契约与《法典》关系的这个角度来探讨《法典》的性质问题,以求教于方家,以期引起国内学者对《法典》性质的更多关注。

古巴比伦人具有极强的法律观念,他们在从事各种交易活动时都要签订条款完备的契约,契约的签订需要众多证人在场,有时多达24[12],契约要加盖双方的印章。签约双方还以神和国王的名义起誓,声明对契约内容决不反悔。这些契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受到法律的保护,也是法官判案的依据。这些具有法律效力的民间契约是我们研究古巴比伦时期法律制度最真实可靠的弥足珍贵的原始材料。通过对这些民间契约的详细研究,我们可以看出众多的民间契约与《法典》中的规定并不一致,人们并非根据《法典》的规定来进行各种社会活动。《法典》并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法典,更可能是前期的案例汇编,被国王搜集起来,给人们从事各种社会活动提供参考。我们从世俗女儿的继承权、古巴比伦时期的收养制度、土地租赁中的租金比率及银子和大麦的借贷利率等四个方面的契约与《法典》条款的相悖来探讨《法典》的性质问题[13],分析如下:

 

一、世俗女儿[14]的继承权契约

《法典》中并没有规定世俗女儿享有财产继承权,但大量的民间契约显示世俗女儿可以通过多种方式继承父亲的财产,具有继承权,并享有继承财产的支配权。对于世俗女儿继承权问题,民间契约是与《法典》的规定完全相悖的,可见《法典》中的相关条款并不具有法律性和权威性。

1、世俗女儿享有财产继承权

《法典》中有两条规定涉及了世俗女儿的继承权,通过这两条规定可以看出,古巴比伦时期世俗女儿有获得嫁妆[15]的权利,但不享有父亲的财产继承权。条款如下:

一八三:如果父亲赠予他的家居身份[16]的女儿一份嫁妆,把他嫁予了一个丈夫,并将一份加印(嫁妆)文件为她写了,在父亲走到他的命运(尽头)之后,他不能在父亲的家产中分得一份。

一八四:如果一个人没有给他的家居身份的女儿一份嫁妆,没有将她嫁给一个丈夫,在父亲走到宿命(尽头)后,他的兄弟们应该根据父亲的家产的实力把一份嫁妆赠予她,并把她嫁给一个丈夫[17]

 

虽然《法典》并没有给予世俗女儿财产继承权,但在民间继承契约中,世俗女儿继承父亲财产的例子并不少见。她们和男性继承人一起分割父亲的财产,具有遗产继承权。如:

 

[……]宁舒布尔[]之女,[……]。所有的遗产[……],是宁舒布尔之女辛伊丁楠和她的哥哥乌巴尔[]分割得到的。分割完成了,他们心满意足。他们平均分割了[]。在将来一方不得向另一方提出诉讼。他们以沙马什神、阿亚神、马尔杜克神和国王汉穆腊比的名义起誓。(证人略)[18]

9‘亩’(iku[19]土地,位于…丹奴姆地区。一面邻接亚尼农之子辛埃瑞板的土地一面邻接亚尔比伊鲁的土地。2/3‘分’(sar[20] 2 1/3厘(gín[21]房子,延伸到阿亚库朱布马…. 1个女奴隶隶,名字叫阿亚舍美特,(1个男奴隶)名字叫阿那沙马什塔克拉库。一个手磨石。所现存的一切遗产,兄弟们平均分割了。上述财产属于伊里舒巴尼之女胡舒吞,……她们以马尔杜克神和汉穆腊比的名义起誓。(证人略)[22]

 

在上述第一个契约中,由于泥板残缺,我们无法得知宁舒布尔之女辛伊丁楠得到了多少遗产份额,但确定无疑的是她享有遗产继承权,并且是与他的哥哥平均分割的。从此可以看出,她得到的财产并不是嫁妆,而是父亲遗产的一半。在第二个契约中,胡舒吞与她的哥哥一起分割了遗产,她得到了9“亩”(324公亩)土地,一处房产和两个奴隶,她继承的财产份额较大,这些财产也不是嫁妆,嫁妆的价值也远远不会达到9“亩”土地的价值和一处房产,这个契约显示了世俗女儿同男性继承人一样可以继承土地、房屋等价值较高的不动产,享有一定的继承权。

 

2、世俗女儿还可以通过遗嘱继承方式继承财产

世俗女儿除了可以和她的兄弟等男性继承人分割遗产外,还可以通过遗嘱继承的方式得到父亲的遗产。为了保护女性等弱势群体,父(母)亲经常采用遗嘱继承的方式把自己的财产赠与女儿,众多的契约显示了女儿可以通过遗嘱继承的方式取得父亲的财产,试举两例:

 

1‘分’房子,邻接奴尔沙马什(的房子),它是马尔伊什塔尔之女阿亚伊尼比拉汀的遗产份额,是她的父亲马尔伊什塔尔和她的母亲辛奴瑞遗赠给她的。她的继承人是她的兄弟瓦腊德库比。每年(原文为2年),瓦腊德库比要给他的姐姐4/5锺(gur[23]大麦、5升油。只要阿亚伊尼比拉汀活着她就可以享用家中的上述她的份额。他们以沙马什神、阿亚神、马尔杜克神和汉穆腊比的名义起誓。(证人略)时间:12月,汉穆腊比第37[24]。”

6‘亩’土地,位于阿巴灌溉区,一面邻接沙马什巴尼的土地,另一面邻接沙马什伊里的土地。3“亩”果园,位于阿巴灌溉区,一面邻接辛埃瑞班伊丁楠的果园,另一面邻接辛埃瑞班的果园。2 1/2‘分’房子,位于西帕尔城内,一面邻接阿什吞的房子,另一面邻接…..的房子。一个男奴隶,名叫瓦腊德沙马什;一个男奴隶,名叫沙马什沙如提;一个男奴隶,名叫阿布姆伊里;一个男奴隶,名叫伊里塔巴舒;一个女奴隶,名叫阿乌米;……. 1个女奴隶,名叫伊里阿巴什…;1个女奴隶,名叫阿拉马…。…………………… 20 1个壁炉1个桌子,2个线面粉磨石,5个大麦面粉磨石。辛伊里把上述一切财产遗赠给了他的女儿阿亚瑞…。…… 他们以沙马什神、阿亚神、马尔杜克和叁苏伊鲁那[25]的名义起誓。日期:1212日,叁苏伊鲁那第3或第4[26]。”

 

在上述契约中,辛伊里以遗嘱的形式把自己的大量财产赠给了他的女儿阿亚瑞。阿亚瑞继承的财产包括6“亩”(216公亩)的大块土地、3“亩”的大果园和2 1/2“分”(90平方米)的大面积房产[27],此外还有7个男女奴隶隶,可见这是一个相当富有的家庭,阿亚瑞可以通过遗嘱继承的方式享有对父亲财产的继承,并且可以继承大份额的财产。有时父亲为了防止自己去世后,儿子侵占女儿的遗产份额,在遗嘱中明确规定了女儿继承的财产不得被男性继承人侵占。如:

 

“采里达姆基那和那腊姆吞的女儿塔冉萨格伊腊的遗嘱继承文件:她的父亲采里达姆基那和她的母亲那腊姆吞遗赠给他们的女儿塔冉萨格伊腊位于巴比伦城内1‘分’面积的房产、1个女奴隶名叫贝莱吞马吉腊特、1个女奴隶名叫阿马特辛、1头母女、10头羊、5把椅子、2个床、10升香油、5个木勺,所有上述财产,是她的父亲和母亲遗赠给她的。她的任何兄弟不得向她提出财产要求。他们以沙马什神、马尔杜克神和国王汉穆腊比的名义起誓。(证人略)日期:10月,汉穆腊比第29[28]。”  

 

上述两个契约可以看出,世俗女儿[29]可以通过遗嘱继承的方式继承遗产,并且继承权得到保护,男性继承人不得侵犯。世俗女儿继承的遗产种类繁多,既包括土地、果园和房屋等价值较高的不动产,也包括奴隶、牛羊等各种动产,可以看出女儿继承的财产种类并没有什么限制,她享有对父亲财产的继承权。

 

二、古巴比伦时期的收养契约

收养活动是人类社会较普遍的一种社会活动,具有重要的社会功能。收养活动在古巴比伦时期显得异常复杂,收养的目的各异,类型多样。《法典》中共有9个条款(185-193条)涉及了收养活动,但这9个条款只涉及了对幼儿的收养,其他的收养类型并未涉及。《法典》中涉及的某些收养规定与大量的民间收养契约也并不一致。

1、对解除收养关系的收养人的处罚

收养关系一旦确立后,收养双方都不能随意解除这种关系,如果有一方试图解除收养关系则要受到处罚。《法典》第一九一条涉及了对养父的处罚,条文如下:

 

一九一:如果一个人将一个小孩收养为子并把他养大了,又建立了他自己的家庭,后来,他有了(自己的)儿子们,因此他下定决心驱逐养子;该儿子(养子)不能空手离开,他的养父应该从他的财产中将数量为他的一个继承人份额的三分之一(igi-3-gál)的(财产)给予他(养子), 然后他(养子)应该离开;他(养父)不应该把田地、椰枣园和房产中(的份额)(兵役制不动产)给予他(养子)[30]

 

根据上述条款,如果养父解除收养关系,他要丧失他的部分动产,份额为一个继承人的三分之一,而他的不动产却并未丢失。对养父的惩罚显得过轻了,并不符合实际。在众多的民间收养契约中,养父如果解除收养关系,则要丧失他的土地、房屋等不动产。如:

 

“伊拉波腊特塔亚尔收养了帕提亚作为他的儿子。伊拉波腊特塔亚尔把他所有的房子、土地、果园赠给了帕提亚-他的养子。如果帕提亚对伊拉波腊特塔亚尔-他的养父说:‘你不是我的父亲,’他要赔偿1/3斤(ma-na[31]银子;如果伊拉波腊特塔亚尔对帕提亚说:‘你不是我的养子,’他要赔偿1/3斤银子,并且丧失他的房子和他的所有财产。帕提亚每月要给伊拉波腊特塔亚尔1 1[32]大麦、[x]斤羊毛和6升油[33]。”

 

在上述契约中,如果养父伊拉波腊特塔亚尔解除收养关系,那么他要失去他的房子和财产,并且要赔偿1/3斤银子。有时,对解除收养关系的养父的处罚较重,罚金达到了1斤银子。如: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3-22 04:18 , Processed in 0.05394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