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971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301
发表于 2019-9-28 20: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通海
文章来源: 亚洲考古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2019年9月26日,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于巴黎逝世,享年86岁。


1932年11月29日,希拉克出生于法国巴黎,其父曾为法国商业银行总管。希拉克自少年时代起就对中国文化和历史怀有浓厚的兴趣,在任时和退休后,从北京、上海,到湖北、四川,再到陕西西安,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半个中国。

希拉克不仅是著名的政治家与外交家,也是品位高雅的东方文化鉴赏家。他对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化情有独钟,且颇有研究。法国媒体称他为“热爱中国的人”,有着深深的“中国情缘”。

希拉克与马承源

他第一次到上海博物馆看青铜器就看了3个小时,直看得随从们急得火烧眉毛,结果回国的专机只得推迟2个小时起飞。

那是在1997年。

希拉克与当时任馆长的马承源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慨。在马承源先生陪同下,希拉克被丰富的馆藏所深深吸引。他聚精会神地聆听马馆长形象的描述,饶有兴致地品味着美轮美奂的青铜艺术精品,并间歇地提出问题,与马探讨交流,不跳过任何一件展品、任意一个微小的细节。

时间在他们你来我往的对话中消逝,对这位从小就对中国文物有着浓厚兴趣,时常去到巴黎吉美博物馆欣赏青铜器,并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历史文物书籍的法国总统来说,三刻钟实在是太短暂了。安排日程的官员,时不时抬起左手看手表,多次催促。可希拉克正在兴头上,他微笑着告诉马承源:“我坐专机,不打紧。”总统专机不得不一再推迟起飞。可见其对青铜器的执迷程度。

浏览结束后,希拉克在留言簿上题词道:“上海博物馆是当今世上最伟大的博物馆之一。”在离开时,意犹未尽的法国总统转过身对马馆长说:“希望能看到中国青铜器来法国展出,届时请你一定要通知我,我定会来参观。你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接待你。

这可不是虚套,据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先生说:希拉克非常尊重马先生,我们国家的某个部长去法国,他可能不接见,但马老去,他则一定会接见。次年秋天,马承源果然接到希拉克的邀请,带了一个青铜器展览在巴黎展出。


出于礼节,马承源将这一展出活动转告了希拉克,心想总统公务繁忙,未必能拔冗莅临。出人意料的是,希拉克总统在开幕前于爱丽舍宫总统办公室接见了上海博物馆代表团,他代表法国人民感谢上海博物馆慷慨地提供56件青铜器精品在法国展出。为了表彰上博在中法文化交流中做出的杰出贡献,授予马承源馆长“法兰西共和国国家荣誉勋章”。马馆长回赠了自己主编的全套16卷本《中国青铜器全集》中已经出版的14卷。希拉克高兴地当场就翻阅其图册,他指着一页夏代青铜爵问道:“这是不是二里头文化三期的青铜器?”如此内行的问话令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隔了几秒钟,马馆长才点头称是。一位日理万机的国家首脑能对青铜文化有这般深刻的了解,让马承源又惊又喜。接着,希拉克又和马承源讨论起三千六百年前的二里头文化三期的分期及其特征,这使马承源相信他是遇到青铜知音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再也不是一个中国博物馆馆长和一个外国总统的客套,而是专家与专家的纯学术探讨了。他们俩从河南偃师二里头文化侃侃谈起,不知不觉就过了1个半小时。


作为回报,巴黎努乞什博物馆则把馆藏最好的一件中国青铜器——“虎卣”——送到上海博物馆展出,兴致勃勃的希拉克自告奋勇亲自为这个展览撰写解说词。你还别说,希拉克这个解说写得不但颇有文采,而且相当有专业水平:

承池努奇博物馆盛情,法国得以向上海人民展示一件稀世之珍“虎卣(音yǒu,一种祭祀时用的盛酒器)”,诚为幸事。虎年而有此举,我更是感到由衷高兴。

这件称作“虎卣”的商末(公元前12与11世纪之交)青铜酒器,由池努奇博物馆首任馆长亨利·达旦·德·提萨克于1920年购得,与京都住友(一家日本博物馆,又译作泉屋博古馆)收藏中大体相仿而细部迥异的另一件,正好配成今世仅有的一对。考古发掘表明,中国域内多有此类成对器物。公元前13世纪安阳妇好墓一对枭(音xiāo,意为猫头鹰)尊,便是另一例,二尊的形状、大小和容积切近,惟小处有细微差别。

但是,巴黎的“虎卣”仍有神秘难解之处:它或许是猛兽图腾,在吞食小儿形状的鬼魅——中国专家多取此说,或许是作为氏族祖先的虎母。在我们的神话里,人祖是宙斯这样的人格神,变成动物去勾引女子。亚洲的神话则不同,是以神兽作为人母。

此卣传出土于湖南,而南方传说正好予以有力的印证。传说称楚国太子幼受乳于母虎,一如罗马建城传说母狼哺养罗慕路斯与雷穆斯的故事。

按说深藏古墓之物铜绿斑斓,往往令我们格外心醉,然而此物乌光温润,格外迷人,更符合中国古代文人偏好素雅的情趣。

但愿这件在我们巴黎典藏中落户、教育观众并使之销魂的“虎卣”,再度表明——倘若还需表明——它是连接东方和西方的纽带。

自此,马承源每次到法国都得到了希拉克的贵宾礼遇。马承源有一句名言:“博物馆要把收藏家当最好朋友。”事实上马承源也的确拥有很多这样的好朋友,但他一个中国的青铜器专家能够和一个总统交上朋友,能够在法国这样的欧洲文化古国得到这样的礼遇,是他所不曾企及的。

令他始料未及的事情还有呢,鉴于马承源在青铜文化领域里的卓越贡献,法国决定授予他骑士级荣誉勋位,这在法国是一种很高的荣誉。法国的勋位分10个等级,骑士级荣誉勋位是第三等级,是授予外国人的很高的勋位。荣获勋位的人,在出席重大场合时,在领子的右面佩上勋位标志——一个很短的红色卡子。受勋者的一个女儿或一个孙女从小学到高中可由法国政府免费培养。授予勋位的程序,一般由总统提出意向性意见,交专门委员会研究,由6名法国专家全面评审其作品、贡献、评价,然后写出正式报告,推荐上报总统。

当希拉克总统亲自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勋章”和证书授予马承源时,两位老朋友紧紧拥抱在一起。虽然马承源在此前因其“以卓越的智慧和杰出的领导在上海建成了一座世界一流的博物馆,并在中国古代青铜器研究方面取得的卓越成就”,获得了美国亚洲文化委员会授予的1996年至1997年度洛克菲勒三世奖,但他此时仍然抑制不住的高兴。

就在1998年希拉克为马老授勋后的宴会上,希拉克悄悄对马老说:“马先生,我们还会再见一次面。”宴会上人太多,马老虽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不好问什么。果然在1999年的一天,马老忽然接到国务院的电话,电话中说,江泽民主席要访法,希拉克要求我国政府代表团的成员里要有马老——这才有了“99巴黎·中国文化周”上的马老《中国的青铜时代》的讲座。

就在这次中国文化周开幕前夕,希拉克又委托总统府官员以他的名义宴请马承源。席间,马承源正为总统无暇出席这个晚宴,因而失去一次聚谈的机会而惋惜,却见希拉克变戏法似的从繁忙的公务中抽身出来,硬是与马承源叙谈了20分钟。希拉克一再向马承源表示惋惜,他将不能到场聆听马先生在文化周里的讲座,因为按照事先排定的日程,他必须去加拿大出席法语国家首脑会议。看来,总统先生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不过他表示,希望能够拜读到马先生的讲稿,并盛情邀请老朋友年底前再次访问法国,马承源则将他主持编写的《中国青铜器全集》最后出版的两册赠送给希拉克总统。

后来,原本雅好青铜器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到上海,早已约定要会晤老友马馆长,结果总统到上海时,已人天永隔,在马先生的追悼会上,希拉克送来满插白花的大花篮,藉寄哀思。

希拉克与韩伟(韩伟先生《希拉克总统接见纪实》)

“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在美展出获得了巨大声誉。已经随展了四个月的第一组即将回国了。4月5日我率第二组随展人员接替了他们,承担了护持这批中华文明精粹的重任。大约在4月中旬一天,法国朋友克里斯狄安•戴迪安先生邀我组全体成员,在纽约第五大道52街一座豪华饭店午宴。进食中,他告诉我,下次您若到巴黎,希拉克总统将接见您。我并未在意,感到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转瞬到了 6月2日,五千年文明展在纽约胜利闭幕了。

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发来传真,委派我将在纽约展出的191件文物护送到西班牙,参加毕尔堡市古根汉姆博物馆五千年文明展。6月20日抵西班牙后,即进行文物点交,并预定了7月2日取道已黎返国的火车票。我将消息告诉给法国朋友,请安排我在巴黎的食宿。第二天接到传真,总统办公室要我提供两个时间,以确定总统何时接见我。真是天大喜讯。我即回复从7月3日到7月6日,我随时恭候接见!于是接见时间定在了7月6日下午6时。

我抵达巴黎后,将受希拉克总统接见的消息不迳而走,无论是法国或中国在巴黎的朋友,都为我能获此殊荣而高兴。许多朋友给我提出一系列建议,并为我草拟、打印了最后递交给总统的函件,有的朋友还陪我到市场选择衣服,为我晋见希拉克做充分准备。

7月6日下午4时,我与翻译艾丽丝小姐来到香榭丽舍大街距总统府很近的一座咖啡馆里,仔细研究了总统可能询问的问题,以及我将提岀的建议,寻找确切翻译语言,以避免出现不应有的错误。

5:30我们缓步走向爱丽舍宫。她是巴黎—座著名的古建筑,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府所在地,坐落在巴黎市中心爱丽舍田园大街圆形交叉路口东北,与大王宫、小王宫隔街相望。原是建筑学家克洛德•摩勒为埃佛尔伯爵设计的府第,1720年建成,先后归蓬帕杜侯爵夫人、国王路易十五、银行家博让、国王 路易十六、波旁公爵夫人所有。1793年在法国大革命浪潮中被没收为公产,取名爱丽舍,意思是“天国的乐土”。1815年滑铁卢战役失败,拿破仑在此举行退位签字仪式。1848年拿破仑三世决定把爱丽舍宫改为皇宫。1878年颁布法令,正式规定爱丽舍宫为共和国总统府。现任总统希拉克是住进爱丽舍的第22位总统。宫墙之外有巡逻的警卫,行人均在皇宫对面的人行道上行走。我们绕过南墙,看见有两座小门,但不象接待室的样子。于是我们绕到东门。5:45我们走进了爱丽舍宫大门, 值班的门卫询问我们身份后,即查看总统会客名单,我即看见自己名字赫然在册。他们索要艾丽丝的证件后,就客气地让我们进入值班室的内屋休息。但因屋内过小,艾丽丝小姐不由自主地说:“总统门卫室怎么这么小啊!”

5:55从主楼上来了一位身着深兰色燕尾服的官员,引我们进入主楼一层大厅。大厅内金碧辉煌,墙壁都用镀金细木装饰,墙上挂着著名油画、精致的挂毯。在大厅的一角站立着一位身着黑色燕尾服、项上系挂着长及腹部的大银练,银练下端坠有一只椭圆银牌。事后知道着这种装束的叫“阿巴亦斯”,地位很高,在宫内负责导引礼宾之职。这位阿巴亦斯又缓缓地导引我们由大厅左侧长长的楼梯上到主楼二层,第二位阿巴亦斯引导我们进入总统会见厅。这儿与总统办公室仅有一墙之隔了。

我与艾丽丝仔细观察会见厅的布置。厅中心放置着镶嵌有鎏金铜饰件、四腿均为带翼的神兽的条桌,周围是镀金的靠背与扶手并配以天鹅绒的沙发,墙面上有法国皇室标志的力士花盾及大型挂毯。这些全属18世纪帝国时代的文物。据说,爱丽舍宫陈列各朝代镀金雕刻家俱2000件,名贵挂毯200幅和130只精制座钟,以及大量珍贵艺术品,宛如一座博物馆。在条桌上有一硕大的黑磁罐插满了白色马蹄莲,使会见厅显得生机盎然。而引人注目的是墙上悬挂着希拉克与法国足球队的合影。这是7月3日法国踢败意大利队进入四强时,法国举国狂欢,希拉克与队员们怀着胜利喜悦的合影照片。

我们静静地在会见厅等候着总统接见。到了6:15, 一位阿巴亦斯却请我进入了总统办公室。这里的桌椅装饰全部是路易十五时代的。希拉克由办公桌前迎了过来,我紧紧握住总统的手,感谢他在百忙中对我的接见。宾主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落座后,我看到希拉克比过去稍有点发福了。这时,总统问我:到巴黎有何工作?能停留几天。我一一回答。总统说他是在“中华五千年文明艺术展”刚结束 的第二天到达纽约的,没有看见那批珍贵的文物。这时我送上了四张拓片,做为晋见总统的礼品。第一张是在西安北郊枣园南岭村汉墓中发现的直径40多厘米的大玉璧拓片,立刻吸引了希拉克的注意。他仔细询问了汉墓发现情况,并指出这玉璧时代要早到战国,为什么出土于汉墓?我在惊异他对中国文物的丰富知识的同时,回答了他的提问。在看过三 张96、97年在凤翔县孙家南头秦宫遗址中发现的瓦当拓片后,他问我:陕西地下究竟埋藏了多少文物?我回答仅调査发现各类遗址3万多处,有名有姓的皇帝埋在陕西有72位,还不算秦国东陵、西陵几十座王公诸侯大墓。他出神地听着。这时,一位女官进入,总统即邀我们单独或集体与他合影留念。据说,按常规就表示会见结束了,大约距见面时已有20多分钟了。但希拉克没有让我离去的表示,拿起拓片继续仔细观赏,照相师对着我们不停地拍照。

然后,他抬起头,竖起食指对我说:有个问题我要问您:秦始皇陵为什么至今不能发掘?我谈了收水面积过大与地下水上升以及大开挖破坏始皇陵原貌等原因,不能立即发掘,他表示理解。然后,他又问陵墓下是否有城墙?我不仅回答有一圈城墙外,还说“百官宫观"在陵内,就是说秦始皇将国务院都搬进去了。他连说:兵马俑确实是八大奇迹!我感谢他是把秦兵马俑命名为“世界八大奇迹"的第一人,兵马俑载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目录,希拉克总统功不可没。他高兴地笑了。

他问我考古的专长在那个时代?我回答是春秋战国秦及隋唐。我研究秦始皇祖辈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曾发现秦国陵墓、宗庙,发掘了秦公大墓,并介绍了秦国凤翔西陵,芷阳东陵情况。他问了东陵、西陵在什么地方及距西安距离,并对东陵能否发掘表示了浓厚的兴趣。

希拉克对隋唐考古兴致更浓。92年他曾访问西安。我以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身份陪同参观。到了隋唐展室他就不听我讲解了,由他亲自向陪同他出访的随员、记者讲解。我很钦佩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厚的造诣。大约就是那次,我也给他留下了印象。这次我向他叙述当日情况,并说:您亲自讲解,我就失业了!他开怀大笑。这是我与希拉克结识之始,但当时还未竞选总统,有点布衣之交的意味。

去年他将访华,总统私人顾问向我转达了希拉克总统想在西安访问时,看到别人从未见到的考古发掘工地。我立即向省文物局、省外办、国家文物局请示,经批准后选择咸阳机场附近一座古墓进行发掘,为他访问西安作准备。但由于法国国内形势,他缩短了访华日程,失去了这次参观工地的机会。可 是,总统心中老是惦记着这件事。当年2月,法国大使毛磊先生在为庆贺陕西与法国联合生产空中客车100座飞机的晚宴会上的致词,在包括省长、市长在内的百多名宾客面前,介绍我是“发展法中友谊的一位重要朋友”,许多人感到惊愕,但我想与这事不无关系。这次总统接见中,详细访问那座墓的时 代、墓主、出土文物等。我回答后,他连连说,是盛唐,杨贵妃(时代),玄宗,李隆基!他对中国唐代世系如此熟悉,对历史上关键人物如此了解,真是让人感动不已。接着他说2000年将在巴黎市赛努乞博物馆举行陕西省文物展,但据博物馆说,目前提供的文物目录不太满意,这件事可对谁说?我说要向国家文物局长张文彬先生说。他略作思考说:我给江泽民主席写信可以吗?我说那太好了。

这时,总统兴奋地站起来,走向办公桌旁拿出来一个长方形木盒,上面以墨笔写着中法两种文字的“法兰西共和国希拉克总统收”字样。他边开盒子边说:这是刚刚收到江主席送给我的书法墨宝。他小心地取岀一幅条轴,缓缓打开江主席书赠的一首唐诗: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下霜。
举首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诗后自题一行:遵嘱书录唐代大诗人李白静夜思一首

希拉克总统鉴赏

款署“江泽民 一九九八年元月二十二日”,铃江泽民朱文印,幅前钤“九十年代”闲章一枚。

江主席字体宽博朴拙,圆健雄浑,力聚笔端,气韵沉实,看得出希拉克极为珍视。他婉拒了我的代劳,亲自仔细卷好条轴,系上带子,装入木盒。并说,我与江主席私交敦厚,常有书信往来。每次见面我们都要谈论唐代诗歌、中国历史。江主席对法国文学、历史也是如数家珍。此刻我体会到,正是两位领袖对友邦的历史、文化有深刻理解与喜爱,对多极化世界的共识,两国才能迅速地建立了全面伙伴关系,使中法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两位领袖的历史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希拉克对中国文物的喜爱是真挚的。他说,两周前去美国开会,他抽了半天时间专门去看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的中国文物,包括新展出的中国丝绸,对大都会博物馆东方部主任方闻很钦佩。他说方先生陪他看了5个小时中国文物,真了不起。他又说上海博物馆也很了不起,马承源馆长陪他看了三小时。今年上博送76件青铜器到巴黎展览。为了回报,巴黎赛努乞博物馆将把最好的一件青铜器藏品送到上博展出,开幕时他将亲自讲解这件青铜器。

接见已持续近一小时了。我赶快向希拉克提出是否可联合研究洛南旧石器遗址及秦东陵发掘等问题。我说:中法历史悠久,法国在文物保护、旧石器时代考古方面,走在世界前列,现在法国每年给中国300名奖学金,但全部集中在科技方面,能否在文博考古方面增加一定名额,并希望有2-3名奖学金专为陕西考古设置。总统很重视我的建议,立即起身走到办公室旁拨通电话向有关方面了解,但这时已7时多了。他回到沙发后说,待他了解后予以答复。

在告辞前,我提出能否用我的照相机与总统合影。希拉克爽快答应,并亲切地搂着我的肩膀,拍下了令人难忘的一张照片。我向总统递交早已写好的信件并说:总统对我的接见,不仅是我个人的殊荣,也是对中国考古文物事业的关怀,我非常感谢!希拉克紧紧握着我的手告别,并特意让我转达对马承源馆长的问候!

接见持续了一个小时,到7:15结束了。

希拉克三访西安

希拉克第一次访问西安,是在1978年9月22日至24日。当时他的身份是法国前总理、巴黎市市长。出于希拉克对中国文物考古的热爱,陕西方面给予他参观秦兵马俑的特殊待遇。9月23日下午,希拉克在参观完秦俑一号坑后很激动,他显然还沉浸在刚才参观时所感受的巨大震撼中。希拉克用缓慢而清晰的语调对中方陪同人员说:“世界上现在公认有七大奇迹,如埃及的金字塔、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希腊的宙斯神像、摩索拉斯陵墓、女神庙、罗德岛的太阳神金属塑像、埃及亚历山大港的灯塔,而这个发现(指秦兵马俑),可以说是世界第八奇迹!”
  

尔后在秦兵马俑跻身世界文明之巅和西安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希拉克的这一历史性赞誉功不可没。

1991年11月4日至5日,希拉克以法兰西保卫共和联盟主席、前总理、巴黎市市长的身份第二次访问西安,对陕西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丰富珍贵的文物希拉克表现出极其浓厚的兴趣。在西安的参观过程中他多次表示:“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是一部伟大的人类文明史,我酷爱中国古老的历史文化。”
  
希拉克在参观刚刚正式开馆的陕西历史博物馆时说:“我参观过许多国家的博物馆,但从陕西历史博物馆建筑风格之宏伟、陈列文物之丰富、所藏珍品之精粹、反映历史之悠久等方面来说,堪称是世界第一流的。”当希拉克再次参观秦俑馆后则留言:“参观了秦兵马俑,再次证实了这是世界文化遗产的第八大奇迹。通过它悠久的历史和实力,西安完全可以同世界文明古都雅典、罗马、拜占庭媲美。”在尚未对外开放的汉景帝阳陵文物发掘现场,希拉克感谢陕西给予的特意安排,说这是给他享受了特权。他还拿起刚出土的汉俑仔细观察、询问,并希望能得到一张他和汉俑的合影照片。
  
在与陕西省省长白清才交谈时,希拉克高度评价了西安悠久的历史文化及其应有的地位。他说:“世界应有四大文明古都,即希腊的雅典、意大利的罗马、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拜占庭)和中国的西安。”但他认为:“西安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同她实际应有的地位是不相称的。如果陕西一旦决定发掘秦始皇陵或者其他著名的帝王陵,一定会轰动全世界。可以肯定,20年或30年后,西安将会成为世界接待外国旅游者最多的城市。”

2006年10月28日,希拉克第三次访问西安。陕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袁纯清,西安市代市长陈宝根等迎接希拉克并陪同他参观了汉阳陵博物馆。1991年11月希拉克来汉阳陵时,这儿还是文物发掘现场,而今天的汉阳陵,已建设成为中国首座现代化的地下遗址博物馆。希拉克在大批记者的簇拥下走进坑藏保护厅展示厅,认真而仔细地观看汉阳陵出土的彩陶。袁纯清向希拉克介绍了彩陶的发掘与修复过程,希拉克则不断提问,不断地与文物专家交流。希拉克动情地说:“这里大量丰富的文物仿佛把我带回了历史,历史是由各民族自己创造的,文明属于全人类,中国政府在保护历史文化方面做得是最棒的!”参观结束时,希拉克为汉阳陵博物馆题词:“怀着尊敬和钦佩的心情见证了中国考古工作者为世界文化和历史做出的了不起的卓越工作成果。”


希拉克还希望看到2003年1月9日在眉县杨家村出土的青铜器。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大唐墓室壁画真迹库内,专为希拉克准备了杨家村出土的西周最为著名的单氏家族的27件青铜器中的部分精品。希拉克总统带着白手套,拿起放大镜仔细观赏其中的三足附耳来盘,并对中国古代精湛的工艺制作水平惊叹不已。来盘铭文多达350多字,记载了从周文王到周宣王12代的历史,其字数超过著名的墙盘,是当前所发现的盘铭中文字最长的一件。据业内人士介绍,希拉克的强项是对中国青铜器的研究,他是惟一能识别青铜器铭文的世界政要。2005年底在韩城梁代村出土的芮公夫人玉饰,是陕西省出土的最高级别的一组玉饰,希拉克则是第一位观赏到它的外国元首。陕西历史博物馆收藏了1000多平方米的唐墓壁画,居全国文博单位之首。在章怀太子、懿德太子墓壁画等稀世珍品前,希拉克不断提出一些让文物专家都须费力才能回答的问题。最后,希拉克为陕西历史博物馆的留言,赞赏它是“一座美丽而引人入胜的、展示世界文明史的漂亮博物馆”。
2006年除夕那天,陕西省政府参事韩伟教授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法国总统希拉克专门寄来的新年礼物。韩教授拿出那张珍贵的贺卡,这张古色古香的贺卡非常具有中国文化特色,里面则是希拉克总统的亲笔签名,贺卡还专门赶在中国农历新年前寄到,显示寄卡者的良苦用心。

希拉克与扬州

痴迷于中国文化的希拉克,对诗仙李白情有独钟,据说退位后的希拉克正在写一本关于李白的电影脚本。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诗句更是让希拉克对扬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00年的金秋时节,希拉克终于圆了“下扬州”之梦。
   
1997年希拉克访华的时候,就曾经向中方人士了解扬州的情况,表达了自己对于扬州的兴趣。2年后,唐家璇访法,邀请希拉克总统访华,并建议他去江泽民主席的家乡、风景优美的文化古城扬州看看。
   
2000年10月,希拉克即由扬州开始了他的中国之行。有一天中午,国家主席江泽民小范围请希拉克吃饭,席间闲聊中提到了隋炀帝,有人提了一个问题:隋朝有几个皇帝?大部分人都说有两个,一个是隋文帝、一个是隋炀帝。希拉克却说,不对,应该是三个,第三个皇帝叫恭帝,是李渊立的。弄得中方陪酒人士绅士诧异。据说江主席当晚特地打电话到北京向史学家核查,得到的答案确实是有三个皇帝。第二天吃早茶的时候,江主席对希拉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对的,隋朝是三个皇帝
   
2002年1月,香港知名收藏家徐展堂先生陪同希拉克总统的技术顾问蒂埃里·达纳先生来扬参观,当时的扬州市领导向达纳先生介绍了扬州最近的新变化、新发展,并请转达扬州人民对总统先生的诚挚问候。希拉克总统得知后十分高兴,在马年新春来临前夕,希拉克特地从巴黎给扬州发来贺电,向热情友好的扬州人民致以新年的问候,并亲笔题词:“衷心的感谢,诚挚的问候”。在贺电中,希拉克说:“我非常高兴地获悉,扬州这座美丽的城市继续蓬勃发展,充满活力,为我国地方政府以及公司企业勾画出美好的合作前景,对此,我深感欣慰。借此机会,我向全体扬州市民致以新年的问候,祝各位马年好。”
   
半年后,希拉克再次致函扬州,对扬州人民给予他连任总统的热情洋溢的祝贺深表感谢,对扬州为促进法中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谊所作的努力表示赞赏,并衷心祝愿扬州建设得更加美好。信中指出,“法、中两国迫切需要通过地方城市之间的交往以进一步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希望看到充满活力和现代化的扬州继续为增进法中交流发挥重要作用。”
   
2003年的春节前夕,扬州文物专家顾风给希拉克寄了一张新年贺卡,很快便收到希拉克回赠的贺卡:“你寄的贺卡已收到,我非常感动,向你表示深切的谢意,祝你新的一年健愉快,能给法国和世界带来和平。”春节过后,顾风随扬州市赴欧考察团访问法国,委托时任我国驻法大使吴建民先生向希拉克赠送自己所作国画《雄鸡图》,并将一首赞美鸡的诗句附于画上:“鸡有王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者,信也。”高卢雄鸡(La Coq gaulois)是法国第一共和国时代国旗上的标志,也是法国的幸运鸡、吉祥鸡,是勇敢的象征。顾风用融入中国文化内涵的雄鸡来寓意中法两国文化交流和深厚友谊,其意义非比寻常,希拉克收到之后非常高兴。
   

2004年,法国举办了“中国年”活动。是年三月,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制作的线装古籍——30卷本的《李翰林集》(李翰林即李白,希拉克十分喜欢李白)被选作“国书”赠于法国总统希拉克,同时赠送的还有用中法两国文字篆刻的“希拉克”印章,著名书法家孟照明用左手倒写“雄风”二字相赠。在总共30分钟的停留时间里,希拉克仅在该印社展台前即驻足了8分钟,足见其对于扬州文化的浓厚兴趣。

-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10-17 10:49 , Processed in 0.10166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