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6733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287
发表于 2018-9-22 06: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韩萧羽 杨佳祎
文章来源: 彩虹坊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引言
采访吴老师的时候,恰是一个暖意洋洋的午后。塞满了各类书籍的立式书橱占去并不十分宽敞的办公室一面半的墙壁,办公桌上堆放着一摞摞书本和资料,显得稍有些凌乱。而茶几上一套手工制作的竹制茶具,拙朴中透着清新,将严肃的学术氛围冲淡了几分。

吴老师坐在宽大的办公椅里,笑容里浸入了从窗口透进来的柔软光芒。那个瞬间,我仿佛意外地闯入了一座秘密花园,而花园的主人却没有生气,和蔼又清明的光芒正在她眼中缓缓流转,不时泛起涟漪。


“希望你们今天在采访的工作之外,
也更能获得关乎自身的体悟与启发。”
吴老师自信而温和的语气让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人物资料

吴晓群,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 开设的主要课程有:古代希腊文化史、希腊悲剧、史学原典导读、西方史学史、西方古典史学等。


  • 研究方向:西方古典史学(尤重希罗多德研究);古代希腊仪式(含古希腊与中国先秦仪式比较研究)。


  • 海外访学、研究经历:台湾大学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访问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希腊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学社访问学者、香港大学人文社会研究所访问教授等。




Part zero:成为一棵树

一开始,吴老师就为我们打了这样一个生动的比喻:其实我们(而且尤其是本科生)应该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不同于草本植物速成般的一岁一枯荣,木本植物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来自我塑形。在自我塑形的过程中要充分吸收各方面的营养,要把根扎到泥土里,扎得很深很深,枝叶、树干却又是向上生长的,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阳光和雨露。在这个过程中,重要的是整个生命的姿态是向上的,是向各方面伸展开去的。

同时,作为一棵生长于大地之上的树,那也就不是被放在盆景里的盆栽植物,不要因为外在某种强加的力量使之变得扭曲、只能往一个方向发展。而是要自由地伸展,尽可能地长成一棵结实而有用的树——不只是为了供他人观赏。


Part one:一直向往天空

“其实,我从来都没觉得做学问是所有工作中最高尚的职业,它只不过是我们切入生活的一个角度而已。这就如同不同的人喜欢玩不同的游戏,只是我们这群人喜欢玩的游戏,叫学问。”

谈及职业选择时,吴老师扭转了我们不由自主将“做学术”推上职业最高点的观念。不可否认的是标签式的职业层级化存在于社会潜意识中,然而事实上不同职业本身并没有高下。

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会受到社会的影响,年轻时吴老师也曾“为了证明自己能挣钱”去公司打工,这就如同泰勒斯为了表明哲学家并不是一群只会仰望星空而无法脚踏实地的人遂通过观察天象,预测来年橄榄要获得丰收一样。但机械化的技能性重复很快就让她觉得没意思。


“选择一种职业,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大学教师是她认为最能够带来思想与时间上的自由度的职业,而这正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于是继续回到大学教书便成为了一种更加自觉的选择,而不再只是在表面上重复父母曾经的职业。

做老师的另一个好处是吴老师喜欢那种与学生们教学互长的方式,认为这能刺激思考、保持继续前行的状态,这就像树一般依旧向上生长。吴老师表示,一些具体的实际的知识属于“硬知识”,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学生们完全可以通过许多渠道去查找、获得,而她作为老师,想传递的是某种学习的方法、思维的模式和看问题的角度。


Part two:扎根泥土吸收养分

·态度
“大学时代是一个人一辈子中最好的年龄,也是可以心无旁骛纯粹读书的年纪,要珍惜这段时光,要多读书。”

吴老师认为,复旦同学往往能很快get到一些新的学术动向,但是,许多人却没有耐心去深入研究那个原初的问题或是认真去研读原著,只不过是浏览了一些二手三手资料就夸夸其谈。“(这种)快餐式的消费没有进入到文本或真正的问题之中,最后就只能沦为一种‘理论秀’。”

所以对于想要长成一棵大树的同学们来说,正确地读书姿态就是在于“要往下看”。如同树一样将根扎入泥土中吸收养分,扎实地深入阅读经典,然后在一个学术传统中去理解问题,最后再得出自己的看法。


·方法
至于如何深入吸取养分,吴老师也给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

①  泛读和精读:可以从老师开的参考书目开始自己的阅读,随后对哪个方向有兴趣就寻找更深入的书籍。重要的是读书要有层次感。

②  若是比较艰深的书,可以为自己定个小目标,每天看一点,但要坚持下去。

③  每次读书时最好都能做一些笔记。古人说:不动笔墨不读书。读书要有所得,必须要有勾划、要作眉批脚注,总之是要留下阅读和思考的痕迹。

④  大学里最大的资源不仅仅来自图书馆,更来自老师们。不懂的问题要请教老师,多沟通多交流,能帮助你们在读书的时候少走些弯路。

谈到这里,吴老师还提到了自己年轻时候最喜欢的一本书——《约翰·克里斯托夫》,这本书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就如同人生的Bible一样。相信我们也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圣经”。


Part three:一直向上生长

通常,当人们极力想达到一个目标时,难免会变得急功近利。而想要走捷径,往往会弄巧成拙。作为导师,吴老师要求自己的学生牢记脚踏实地做学问的方法,切忌讨巧的想法;也不需要和其他人比,而只要和自己比。

同时,吴老师希望学生们能保持心中的那团火,就如同树一样——整个生命姿态是向上的。年轻人要对自己有自信,要敢于为自己的“追求”付出代价。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面临的问题,不管在哪个年龄,没有理想会都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同样,一个人如果做的东西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也是很可悲的。“千万不要被来自外部世界的影响消磨掉往前走的想法,一定要坚持去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吴老师说。



Part four:向各方向伸展开枝叶

谈到留学问题时,吴老师轻轻笑起来,“首先这个问题不可能一概而论,留学与否,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不一样的考量,既不是为了赶时髦也不是必需的。”

吴老师说自己在硕士期间其实是有很多出国的机会的,然而,最终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未能出国留学。她也曾经思考过,认为自己若真是因为周遭人们某一句带着激将意味的话就出国留学的话,只怕会是一场灾难。

但作为一个时刻准备充分的人,吴老师终于又一次被良机眷顾,或者该说她凭自身的实力将这次机会紧紧握在了手中。老师曾经两次在不同的条件、背景下去哈佛访学,不论是第一次访学时遇到的教授学术写作的老教授,还是第二次作为哈佛希腊研究中心学者的经历,都为老师留下了深刻而珍贵的回忆,也分别在学术和生涯选择两方面极大地影响着老师。

回顾自己的种种经历和体验,吴老师认为留学不是一个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评价好坏的问题,更重要的在于要看留学的选择是否和自己的目标契合。留学,不是非去不可,更不是去了就一定会好。


Part five:成为“树”更成为自己


进入大学后,关于怎样找到自己能够一直追寻下去、而且永远不会想到要放弃的东西,吴老师也有着自己的心路历程。

“表面上好像我一直在读历史系,但这对于我来说却也不是要去特别坚持的事情——更多是一种‘顺理成章’,没有给自己太多压力。”吴老师最初选择历史甚至都不同于自己原先的预设,但是在后来的学习过程中她渐渐发现历史有一种介于文学和哲学之间的特质,它能让人更加自如地在理性的世界和感性的世界之间穿梭。


在寻找更具体的研究方向时,吴老师认为自己并不是早慧的人,因为自己早年也并没有想明白要做什么,但是觉得读书是让她能够找到这个方向的一个有效途径。在这样的基础上,吴老师从本科一路走到博士,这时她才感到自己真正开始渐入佳境,“博士毕业的时候我才觉得我入门了。”

吴老师还强调,一路走来其实并没有给过自己什么极为明确的“规划”或是“设定”,只是在每一个阶段去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但她同时把它们视为一种必要且关键的“储备”,然后自己用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的知识和能力去勇于尝试不同的可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在合适的机会出现时,也完全有抓住它的可能,才能获得更高层次的进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吴晓群教授在历史的学术海洋里,探索寻觅,
终找到属于自身的、放置理性与感性的那方土壤。
的确,人生的前路本就无定,
何不就此做好准备,再揣上些勇气和好奇,
去触碰那无数的可能呢?

生为自在木,且探九重天。

记者 | 韩萧羽 杨佳祎
受访人 | 吴晓群
编写和修改 | 韩萧羽 杨佳祎 项天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8-12-16 23:20 , Processed in 0.0950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