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罗马 希腊
查看: 816|回复: 0

东边买书西边读

[复制链接]

6912

主题

3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046
发表于 2016-7-17 16: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信息
原作者: 郑诗亮
文章来源: 上海书评
来源地址: -
发布时间:

盛邦和,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研究所教授。
636043451956630585717i161c2.jpg
636043453779181786717i162c4.jpg
书房早已堆得满满当当
636043454204438533717i165c2.jpg
这些都是盛老师喜欢的书
636043454683047374717i164c2.jpg
盛老师刚完成的书稿
636043455449320720717i163c4.jpg
“日本思想大系”在上,“日本历史”在下,都是日本淘回来的,这样的书还不少
 
盛邦和,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研究所教授。东京大学外国人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突出贡献津贴专家。曾担任华师大、上海财大多个研究机构负责人,著有《内核与外缘——中日文化论》《亚洲与东方学研究——东亚文明的进化》《从东亚文明到太平洋文明》(日文)等,策划主编《东亚学》丛书等十部,于《历史研究》等杂志发表论文百余篇。  盛邦和老师还记得自己看过的第一本杂志,是父亲给她买的《小朋友》。属于自己的第一本“文艺的”书,是读小学时花了一个月的零花钱(两元),踮着足尖在四川路买的高尔基的《童年》(旧的)。而他接触到的第一部“高深的”书,是初中暑假时在大舅的书架上翻到的达尔文《物种起源》。第一次“大批量”阅读书籍是在“文革”时深夜躲进贴着封条的图书馆书库读“禁书”,"手电光下与马雅可夫斯基、巴尔扎克、王阳明等促膝‘私聊’,开始人生的最初‘洗脑’”。
  但他最后还是与日本结下缘分,这缘分,深的还不是一点点。盛老师是华东师范大学第一个文科博士。高考恢复之际,他还在工厂里工作,“厂里的领导听说我想去读书,专门跑来劝我,说现在我坐的这张桌子,等我读完书回来,就不一定是我的了”。饶是如此,他还是毅然决定报考华师大历史学系,跳过本科,从研究生读起。1985年获得博士之后,他于1988年东渡日本留学,辗转于爱知大学(博士后)、东京大学,往返于中日之间,来来去去整整十年。
  这十年时光,带给盛老师两大变化。第一大变化是,他像自己推崇、佩服的黄遵宪那样,成了一个“知日派”——他的博士论文就以黄遵宪为研究对象,写的是《黄遵宪史学研究》。东渡日本之后,他的学术兴趣逐渐转向日本现代化、中日关系、日本与亚洲关系以及日本近现代思想史,“我想弄明白,日本是怎么从一个小小岛国,一步步成为现代化大国,并且对亚洲其他国家产生影响的”。
  第二大变化是,盛老师成了一个买书狂。对一个身在日本的爱书人来说,这简直是必然的。盛老师至今对日本的书店之多之好念念不忘,“日本的书店,几乎每一家的品种都很多样,而且都有自身特色,即便你不懂日文,翻开那些装帧典雅、排版考究的书,都会感到爱不释手”。而那些书店的工作人员态度之认真、礼数之周到,也让他印象深刻,“总之,在日本买书是一种享受”。
  这样一来,等盛老师打算返回国内,怎么将这些书带回来,就成了一个让他们夫妇俩头疼的问题。哪怕挑了又挑,一舍再舍,最后还是装了十几个大箱子,过海关时,海关人员例行开箱检查,略为翻检一下,就挥手放行了。“我们临走前,听到背后有一个工作人员嘀咕说,带这么多纸头回来干嘛啦?” 盛夫人笑着回忆说。
  这些从日本带回的“纸头”,现在大多安置在盛老师的书架上。其中,成套书籍如“日本思想大系”(岩波书店出版,共六十七册,盛老师挑着买了不少)与“日本历史”(册数同样不少,与“日本思想大系”相比,显得小巧可爱许多),单册的书籍如竹内好、丸山真男、宫崎市定的著作,都是盛老师常常翻读的。最近,他刚刚完成的书稿《中国与日本的亚洲认识》中涉及多位日本思想家、学者的理论学说,不少参考资料都是当初从日本带回来的,写作期间福泽谕吉的《文明论概略》更是不离手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纸头的作用还真是不小。
  近些年来,盛老师频繁地出游欧洲,法国、德国、奥地利、意大利,依次游历过来。就像那本著名的《带一本书去巴黎》的书名说的那样,盛老师是“带一本书游欧洲”。这个月,他刚刚去了法国,带的就是卢梭的《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为了写随笔集《文明的河口·欧陆心影》这本书,他正在读布罗代尔的《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这次算是重读,对‘西欧’与‘东亚’的比较发生兴趣”。对盛老师来说,这么多年,他的读书、治学,存在着一个由东向西的过程,但最终,还是停留在东与西之间的“中”——研究日本也好,比较西欧与东亚也罢,归根结底,也还是为了看懂中国。
摄影 毛伟 撰文 郑诗亮


十问Q&A
  Q:您是否知道自己有多少藏书?
  A:不算复印资料,五千多册。
  Q:您记忆中自己买的第一本书是什么?
  A:高尔基的《童年》。
  Q:您最近买的一本书是什么?
  A: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Q:一般以哪种方式买书,逛书店还是网上购买?
  A:大部分在书店买,偶尔网上买。
  Q:您每月大概花多少钱买书?
  A:曾经是二百元左右,有研究上手则不止。
  Q:您手上正在阅读的是什么书?
  A:布罗代尔的《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
  Q:看书时候的最佳佐料是什么?
  A:咖啡。我把星巴克叫“星图”(图书馆)。拿铁加佳作,闲暇时光绝配。
  Q:您平时阅读,网络和纸面的比例是多少?
  A:网络和纸面的比例是一比三。
  Q:有没有一本书,是每年都要拿出来读一读的?
  A:福泽谕吉《文明论概略》。
  Q:如果只让您带一本书去某个地方,您会带哪本?
  A:这个月去了法国,带着卢梭的《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网(聊城大学) ( 鲁ICP备05001955号-3 )  

GMT+8, 2019-8-25 12:53 , Processed in 0.12003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